标签: 2021新高考一卷语文文言文翻译

2021年新高考语文题目山东卷 新高考全国一卷山东语文材料

2021年高考已经拉开帷幕了,1078万名考生已经踏上高考这个战场,十年磨一剑,一朝试锋芒。那些笃定信念努力奋斗的日子,会永远闪光!2021高考加油!

2021年新高考全国一卷适用省份:山东、湖北、湖南、广东、福建、江苏、河北。

1917年4月,在《新青年》发表《体育之研究》一文,其中论及“体育之效”时指出:人的身体会天天变化。目不明可以明,耳不聪可以聪。生而强者如果滥用其强,即使是至强者,最终也许会转为至弱;而弱者如果勤自锻炼,增益其所不能,久之也会变而为强。因此,“生而强者不必自喜也,生而弱者不必自悲也。吾生而弱乎,或者天之诱我以至于强,未可知也”。

要求:选准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泄露个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以图、文、视频等形式,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提升养老服

2021年新高考1卷文言文挖空训练及参考译文docx

免费在线卷文言文挖空训练及参考译文 文言文挖空训练 唐高祖武德九年秋八月甲子,太宗即皇帝位于东宫显德殿,初上皇欲强(?)宗室以镇天下,故( ?)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 )童孺皆为王(? ),王者数十人,上从容问(? )群臣:“遍封宗子(? )于(? )天下利乎(? )?”?封德彝对曰:“上皇敦睦(?)九族,大封宗室,自两汉以来未有如今之多者。爵命既崇( ?),多给力役,恐非( ?)示( ?)天下以至公(?)也。”上曰:“然( ?)。朕为天子,所以(? )养百姓也,岂( ?)可( ?)劳(?)百姓以(? )养己之宗族乎!”十一月庚寅,降宗室郡王皆为县公( ),惟(? )有功者数人不降。上与群臣论止盗( ?)。或( ?)请重法(?)以( ?)禁之,上哂( ?)之曰:“民之所以( ?)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 ?),故不暇( ?)顾(?)廉耻耳( ?)。朕当去奢省费,轻摇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 ?)用重法邪!”自是数年之后,海内升平( ?),路不拾遗,外户不闭,商旅野宿焉( ?)。上闻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名,召见,问以政道( ?)。对曰:“隋主好自专庶务( ?),不任( ?)群臣,群臣恐惧,唯知票受奉行而已,莫之敢违(?)。以( ?)一人之智决天下之务( ?),借使得( ?)失相半,乖谬(? )已多,下谀上蔽( ?),不亡何待(? )!陛下诚( ?)能谨( ?)择群臣而分任(?)以事( ?),高拱穆清( ?)而考( ?)其成败,以施刑赏(?),何忧不治!”上善( ?)其言,擢( ?)为侍御史。上患(?)吏多受赇( ?),密使左右( ?)试赂( ?)之。有司(?)门令史受绢一匹,上欲杀之,民部尚书裴矩谏( ?)曰:“为吏受赂,罪诚( ?)当( ?)死。但(?)陛下使人遗( ?)之而受,乃( ?)陷人于法也,恐非所谓‘道之以德(? ),齐之以礼(? )。”上悦( ?),召文武五品已上告之曰:“裴矩能当官力争,不为面从( ?),傥( ?)每事皆然(?),何忧不治?”臣光曰:古人有言:“君明臣直(?)。”裴矩任( ?)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 ?)闻其过则忠化为佞( ?),君乐闻直言( ?)则化为忠。是知君者表( ?)也,臣者景( ?)也,表动则景随矣( ?)。 文言文挖空训练(答案) 唐高祖武德九年秋八月甲子,太宗即皇帝位于东宫显德殿,初上皇欲强(使强大)宗室以镇天下,故( 所以 )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 即使 )童孺皆为王(? 封王),王者数十人,上从容(语气和缓)问群臣:“遍封宗子(皇族子弟)于(对于)天下利乎(吗 )? ”封德彝对曰:“上皇敦睦(亲善厚待)九族,大封宗室,自两汉以来未有如今之多者。爵命既崇(高),多给力役,恐非(这恐怕不能)示(显示)天下以至公(很公正)也。”上曰:“然(正确,表肯定?)。朕为天子,所以(用来 ?)养百姓也,岂可(? 怎么可以)劳(使劳苦?)百姓以养己之宗族乎!”十一月庚寅,降宗室郡王皆为县公(爵位名称?),惟( 只有)有功者数人不降。上与群臣论止盗( 平息盗贼 )。或(有人)请重法(严格的法令)以禁之,上哂(笑)之曰:“民之所以(原因)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0,故不暇(没有时间)顾(顾及)廉耻耳(罢了)。朕当去奢省费(捐弃奢华,减少费用),轻摇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用(哪里要用)重法邪!”自是数年之后,海内升平(天下太平?),路不拾遗,外户不闭,商旅野宿焉(语气词,不翻译)。上闻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名,召见,问以政道(用政道询问,状后)。对曰:“隋主好自专庶务(把持所有事务),不任(信任重用)群臣,群臣恐惧,唯知票受奉行而已,莫之敢违(没有敢违抗的,宾前)。以(凭借)一人之智决天下之务(天下事),借(即使)使得失相半,乖谬(犯的错误)已多,下谀上蔽(被下面阿谀奉承所蒙蔽),不亡何待(不亡国还等什么)!陛下诚(如果)能谨(谨慎)择群臣而分任以事(将政事分别交付给他们,状后),高拱穆清(自己安坐在朝廷)而考(考查)其成败,以施刑赏(施以刑法或者赏赐),何忧不治!”上善(以之为善)其言,擢(擢升)为侍御史。上患(担心)吏多受赇(接受贿赂),密使左右(身边近臣)试赂(贿赂)之。有司(官员)门令史受绢一匹,上欲杀之,民部尚书裴矩谏曰:“为吏受赂,罪诚(的确)当(应当)死。但陛下使人遗(送)之而受,乃(这是,表判断)陷人于法也,恐非所谓‘道之以德(用道德加以诱导),齐之以礼(以礼教来整齐民心)。”上悦,召文武五品已上告之曰:“裴矩能当官力争,不为面从(当面顺从我),傥(如果)每事皆然(这样做),何忧不治?”臣光曰:古人有言:“君明臣直( 直言 )。”裴矩任(佞臣 ?)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讨厌 ?)闻其过则忠化为佞( 谄谀 奸佞),君乐闻直言( 直言劝谏 )则化为忠。是知君者表( 如同测影的表 )也,臣者景(影子 ?)也,表动则景随矣( 表一动则影子随之而动)。 参考译文 唐高祖显德九年秋天八月甲子这一天,唐太宗在东宫显德殿即位。起初,高祖想以加强皇室宗族的力量来威镇天下,所以与皇帝同曾祖、同高祖的远房堂兄弟以及他们的儿子,即使童孺幼子均封为王,达数十人。为此,太宗语气和缓地征求群臣的意见:“遍封皇族子弟为王,对天下有利吗?”封德彝回答道:“太上皇亲善厚待皇亲国戚,大肆分封宗室,自东西汉以来都没有如此之多。封给的爵位既高,又多赐给劳力仆役,这恐怕不能向天下人显示自己的大公无私吧!”太宗说:“有道理。朕做天子,就是为了养护百姓,怎么可以劳顿百姓来养护自己的宗族呢!”十一月,庚寅(初五),将宗室郡王降格为县公,只有功勋卓著的几位不降。唐太宗和群臣讨论如何平息盗贼。有人请求用严格的法令来禁止,太宗面含嘲笑着说:“百姓之所以成为盗贼,是因为赋税劳役繁重,官吏贪污,民众饥寒切身,所以才不顾廉耻的。朕应当捐弃奢华,减少费用,轻徭薄赋,任用清廉的官员,让百姓衣食有余,自然就不做盗贼了,哪里需要用重法!”这样过了几年以后,天下太平,路不拾遗,外面的大门都不用关闭,商旅之人可以在荒郊野外露宿都不用担心治安问题。太宗听说了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的名声,召见他询问政道,张玄素答道:“隋主喜欢自己把持所有事务,不愿意信任群臣,因此群臣恐惧,只知道受命奉行而已,没有敢违抗的。以一人的智慧决定天下事,即使能够做到得失相半,犯的错误也已经很多了,加上君主被下面阿谀奉承所蒙蔽,不亡国还等什么!陛下如果能够谨慎地选择群臣,将政事分别交付给他们,自己安坐在朝廷上考查其成败而施以刑法或者赏赐,如果能够这样,何必担心天下治理不好呢?太宗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将他升为侍御史。太宗担心官吏中多有接受贿赂的,便秘密安排身边的人去试探他们。有一个刑部的司门令史收受绢帛一匹,太宗得悉后想要杀掉他。民部尚书裴矩劝谏道:“当官的接受贿赂,罪的确应当处死;但是陛下派人送上门去让其接受,这是有意引人触犯法律,恐怕不符合孔子所谓‘用道德加以诱导,以礼教来整齐民心’的古训。”太宗听了很高兴,召集文武五品以上的官员,对他们说:“裴矩能够做到在位敢于力争,并不一味地顺从我,假如每件事情都能这样做,国家怎么能治理不好呢?”臣司马光曰:古人说过:君主贤明则臣下敢于直言。裴矩在隋朝是位佞臣而在唐则是忠臣,不是他的品性有变化。君主讨厌听人揭短,则大臣的忠诚便转化为谄谀;君主乐意听到直言劝谏,则谄谀又会转化成忠诚。由此可知君主如同测影的表,大臣便似影子,表一动则影子随之而动。

GB T 32610-2016_日常防护型口罩技术规范_高清版_可检索.pdf

精品再发:2021年新高考Ⅰ卷文言文挖空与翻译

)不闭,商旅野宿焉。上闻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名,召见,问以政道。对曰:“隋主好自专

臣光曰:古人有言:“君明臣直()。”裴矩佞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闻其过则忠化为佞(),君乐闻直言则化为忠。是知君者表也,臣者景()也,表动则景随矣。

唐高祖武德九年秋八月甲子,太宗即皇帝位于东宫显德殿,初上皇欲强(使……强大,形容词的使动用法)宗室以镇天下,故(所以)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即使)童孺皆为王,王者数十人,上从容问群臣:“遍封宗子(皇族子弟)于天下利乎?”封德彝对曰:“上皇敦睦(亲善厚待)九族,大封宗室,自两汉以来未有如今之多者。爵命既崇(高),多给力役,恐非示天下以至(很)公也。”上曰:“然(正确,表肯定)。朕为天子,所以(用来……)养百姓也,岂可劳(使……劳苦,形容词的使动用法)百姓以养己之宗族乎!”十一月庚寅,降宗室郡王皆为县公(爵位名称),惟有功者数人不降。上与群臣论止(平息,制止)盗。或(有人)请重法(严格的法令)以禁之,上哂(嘲笑)之曰:“民之所以(……原因)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没有时间)顾廉耻耳(罢了)。朕当去(捐弃)奢省(减少)费,轻(使……轻,形容词的使动用法)徭薄(使……少,形容词的使动用法)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哪里)用重法邪!”自是(从此)数年之后,海内(天下)升平,路不拾遗(丢失的东西),外户(门)不闭,商旅野宿焉。上闻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名,召见,问以政道。对曰:“隋主好自专庶务(各种政务),不任群臣,群臣恐惧,唯知禀受(承受)奉行而已,莫之敢违。以(凭借)一人之智决天下之务,借使(即使)得失相半,乖谬(犯的错误)已多,下谀上蔽,不亡何待!陛下诚(如果)能谨择群臣而分任以事,高拱(安坐而不须有所作为)穆清(太平详和)而考其成败,以施刑赏,何忧不治!”上善(以……为善,形容词的意动用法)其言,擢(提升)为侍御史。上患(担心)吏多受赇(贿赂),密(暗地里,秘密)使左右(身边近臣)试赂之。有司门令史受绢一匹,上欲杀之,民部尚书裴矩谏曰:“为吏受赂,罪诚(的确)当死。但陛下使人遗(送)之而受,乃(这是,表判断)陷人于法也,恐非所谓‘道(通“导”,引导)之以(用)德,齐(使……整齐,约束)之以礼’。”上悦,召文武五品已上告之曰:“裴矩能当官力争,不为面(当面,名词作状语)从,傥(如果)每事皆然(这样),何忧不治?”

臣光曰:古人有言:“君明臣直(直言)。”裴矩佞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讨厌)闻其过则忠化为佞(谄谀,奸佞),君乐闻直言则化为忠。是知君者表也,臣者景(通“影”,影子)也,表动则景随矣。

唐高祖武德九年秋天八月甲子这一天,唐太宗李世民在东宫显德殿即位。起初,高祖想以加强皇室宗族的力量来威镇天下,所以与皇帝同曾祖、同高祖的远房堂兄弟以及他们的儿子,即使幼童均被封为王,做王的达数十人。为此,太宗语气和缓地征求群臣的意见:“遍封皇族子弟为王,对天下有利吗?”封德彝回答道:“太上皇亲善厚待皇亲国戚,大肆分封宗室,自两汉以来都没有如此之多。封给的爵位既高,又多赐给劳力仆役,这恐怕不能向天下人显示自己的大公无私吧!”太宗说:“有道理。朕做天子,就是为了养护百姓,怎么可以劳顿百姓来养护自己的宗族呢?”十一月庚寅日,将宗室郡王都降格为县公,只有功勋卓著的几位不降。唐太宗和群臣讨论如何平息盗贼。有人请求用严格的法令来禁止,太宗笑他说:“百姓成为盗贼,是因为赋税劳役繁重,官吏贪污,民众饥寒交迫,所以才不顾廉耻的。朕应当捐弃奢华,减少费用,轻徭薄赋,任用清廉的官员,让百姓衣食有余,自然就不去做盗贼了,哪里需要用重法!”这样过了几年以后,天下太平,路不拾遗,外面的大门都不用关闭,商人旅客都可以在荒郊野外露宿,都不用担心治安问题。太宗听说了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的名声,召见他询问为政之道,张玄素答道:“隋朝皇帝喜欢自己把持所有事务,不愿意信任群臣,因此群臣恐惧,只知道奉命加以执行罢了,没有敢违抗的。以一人的智慧决定天下事,即使能够做到得失相半,犯的错误也已经很多了,加上君主被下面人的阿谀奉承所蒙蔽,不亡国还等什么!陛下如果能够谨慎地选择群臣,将政事分别交付给他们,自己安坐在朝廷上考查臣下的成败,然后施以刑法或者赏赐,如果能够这样,何必担心天下治理不好呢?太宗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将他升为侍御史。太宗担心官吏中多有接受贿赂的,便秘密安排身边的人贿赂官员进行试探。有一个刑部的司门令史收受一匹绢帛,太宗得悉后想要杀掉他。民部尚书裴矩劝谏道:“当官的接受贿赂,犯的罪的确应当处死。但是陛下派人送上门去,他才接受,这是有意引人触犯法律,恐怕不符合孔子所谓‘用道德加以引导,以礼教来整齐民心’的古训。”太宗听了很高兴,召集五品以上的文武官员,对他们说:“裴矩能够做到在位敢于力争,并不一味地顺从我,假如每件事情都能这样做,国家怎么能治理不好呢?”

臣司马光曰:古人说过:“君主贤明则臣下敢于直言。”裴矩在隋朝是位佞臣而在唐则是忠臣,不是他的品性有变化。君主讨厌听到自己的过错,大臣的忠诚便转化为谄谀;君主乐意听到直言劝谏,则谄谀又会转化成忠诚。由此可知君主如同测影的圭表,大臣如同影子,圭表一动影子就随之而动。

2021年高考全国一卷语文文言文是什么?

不榖不烦(派遣)一兵/不伤一人/而得商于之地六百里/寡人自以为智矣/诸士大夫皆贺/子独不贺/何也

圣人之于天下百姓也,其犹赤子(初生的婴儿)乎!饥者则食(喂养)之,寒者则衣(n-v给衣服穿)之,将(供养,调养。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之养之,育之长(使v,使长大)之,唯恐其不至于大也。

魏武侯浮(乘船漂流)西河而下,中流(到河中央),顾(回头)谓吴起曰:“美哉乎河山之固(险固)也,此魏国之宝也。”吴起对曰:“在德(德政)不在险(险固的地势)。昔(过去)过去三苗氏左洞庭而右彭蠡,德义不修(修养),而禹灭之。夏桀之居,左河、济而右太华(华山),伊阙(即龙门)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而汤放(流放)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船中之人尽敌国也。”武侯曰:“善”。武王克(攻克,战胜)殷,召(召见)太公而问曰:“将奈其士众何(奈何,怎么处理)?”太公(姜子牙,姜尚,封地在齐国)对曰:“臣闻爱其人者,兼(兼及)屋上之鸟;憎(憎恨)其人者,恶其余胥(里巷的墙壁)。咸刈(全部消灭,斩尽,亦可作“咸刘”)厥(其,那些。思厥先祖父《六国论》)敌,靡(不要)使有余,何如?”王曰:“不可。”太公出,邵公(邵公奭,姬奭,封地在燕国,辅佐成王,未曾之国)入,王曰:“为之奈何?”邵公对曰:“有罪者杀之,无罪者活(使v,使存活)之,何如?”王曰:“不可。”邵公出,周公(周公旦,姬旦,封地在鲁国,辅佐成王,未曾之国)入,王曰:“为之奈何?”周公曰/使各居其宅/田(n-v耕种)其田/无变旧新/惟仁是亲(宾语前置,亲近仁德之人)/百姓有过/在予(我)一人/武王曰/广大乎平天下矣/凡所以贵士君子者/以其仁而有德也景公游于寿宫,睹(看到)长年(年老之人)负薪(背着柴薪)而有饥色,公悲(同情)之,喟然(感叹的样子)叹曰:“令吏养之。”晏子曰:“臣闻之,乐贤而哀(同情)不肖(没有能力养活自己的不幸之人),守国之本也。今君爱老而恩无不逮(及,达到),治国之本也。”公笑,有喜色。晏子曰:“圣王见贤以乐贤,见不肖以哀(同情)不肖。今请求(请求寻求)老弱之不养,鳏寡(丧妻丧夫)之不室(没有住房)者,论(评定)而供秩(安置)焉(他们)。”景公曰:“诺。”于是老弱有养,鳏寡有室。

晋平公春筑台,叔向曰:“不可。古者圣王贵德(崇尚道德)而务施(乐善好施。与将士同甘苦,约己务施《祖逖北伐》),缓(放宽)刑辟而趋(催促,抓紧)民时。今春筑台,是夺(抢夺,耽误)民时也。岂所以(用来……的)定命安存,而称为人君于后世哉?”平公曰:“善。”乃罢(停止)台役。(节选自《说苑•贵德》)

秦将伐(攻打)魏,魏王闻之,夜(n-状,连夜)见孟尝君(名田文,战国四公子之一,此时为魏国相),告之曰:“秦且(将要)攻魏,子(您)为寡人谋,奈何?”孟尝君曰:“有诸侯之救(救援),则国可存也。”王曰:“寡人愿子之行(出行游说)也!”重为之约(准备)车百乘。孟尝君之(到)赵,谓赵王曰:“文愿借兵以救魏!”赵王曰:“寡人不能。”孟尝君曰:“夫敢借兵者,以忠(效忠)王也。”王曰:“可得闻乎?”孟尝君曰:“夫赵之兵非能强于魏之兵,魏之兵非能弱于赵也。然而赵之地不岁危(每年受到威胁)而民不岁死(每年遭受死亡的厄运),而魏之地岁危而民岁死者,何也?以其西(在西面)为赵蔽(成为赵国的屏障)也,今赵不救魏魏歃盟(歃血为盟)于秦是赵与强秦为界也地亦且岁危民亦且岁死矣此文之所以忠于大王也”赵王许诺,为起兵(发兵)十万、车三百乘,又北见燕王曰:“今秦且(将要)攻魏,愿大王之救之!”燕王曰:“吾岁(年成,农事收成。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不熟二年矣,今又行(跋涉)数千里而以助(援助)魏,且(将)奈何?”田文曰:“夫行数千里而救人者,此国之利也,今魏王出国门而望见军,虽欲行(跋涉,奔走)数千里而助人,可得乎?”燕王尚(尚且,还)未许也。田文曰:“臣效(献)便计(便宜的计策)于王,王不用臣之忠计,文请行矣,恐天下之将有大变也。”王曰:“大变可得闻乎?”曰:“燕不救魏,魏王折节(屈节)割地,以(用)国之半与(给)秦,秦必去(离开,撤兵)矣。秦已去魏,魏王悉(全部发动)韩、魏之兵,又西借秦兵,以(表顺承)因(凭借)赵之众,以四国攻燕,王且何利?利行数千里而助人乎?利出燕南门而望见军乎?则道里近而输又易矣,王何利?”燕王曰:“子行(走)矣,寡人听子。”乃(于是)为之起(发动)兵八万、车二百乘,以从田文,魏王大说(悦)曰:“君得燕、赵之兵甚众且亟(快,急、疾)矣。”秦王大恐,割地请讲(讲和,和解)于魏。因归(使v,使回去)燕、赵之兵,而封(封赏)田文。(节选自《战国策·魏策三》)

唐高祖武德九年秋八月甲子,太宗即皇帝位于东宫显德殿,初上皇欲强宗室以镇天下故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童孺皆为王王者数十人上从容问群臣遍封宗子于天下利乎德彝对曰:“上皇敦睦九族,大封宗室,自两汉以来未有如今之多者,爵命既崇,多给力役,恐非示天下以至公也。”上曰:“然。朕为天子,所以养百姓也,岂可劳百姓以养己之宗族乎!”十一月庚寅,降宗室郡王皆为县公,惟有功者数人不降。上与群臣论止盗。或请重法以禁之,上哂之曰:“民之所以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顾廉耻耳。朕当去奢省费,轻徭薄赋,选用廉史,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用重法邪!”自是数年之后,海内升平,路不拾遗,外户不闭,商旅野宿焉。上闻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名,召见,问以政道。对曰:“隋主好自专庶务,不任群臣,群臣恐惧,唯知禀受奉行而已,莫之敢违。以一人之智决天下之务,借使得失相半,乖谬已多,下谀上蔽,不亡何待!陛下诚能谨择群臣而分任以事,高拱穆清而考其成败,以施刑赏,何忧不治!”上善其言,擢为侍御史。上患吏多受赇,密使左右试赂之。有司门令史受绢一匹,上欲杀之,民部尚书裴矩谏曰:“为吏受赂,罪诚当死。但陛下使人遗之而受,乃陷人于法也,恐非所谓‘道之以德,齐之以礼’。”上悦,召文武五品已上告之曰:“裴矩能当官力争,不为面从,傥每事皆然,何忧不治?”

臣光曰:古人有言:“君明臣直。”裴矩佞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闻其过则忠化为佞,君乐闻直言则佞化为忠。是知君者表也,臣者景也,表动则景随矣。

A.初/上皇欲强宗室/以镇天下故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童孺皆为王/王者数十人/上从容问群臣/遍封宗子于天下利乎/

B.初/上皇欲强宗室以镇天下/故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童孺皆为王/王者数十人/上从容问群臣/遍封宗子/于天下利乎/

C.初/上皇欲强宗室以镇天下/故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童孺/皆为王/王者数十人/上从容问群臣/遍封宗子于天下/利乎/

D.初/上皇欲强宗室/以镇天下故皇/再从三从弟及兄弟之子虽童孺/皆为王/王者数十人/上从容问群臣/遍封宗子于天下/利乎

A.唐太宗赞同封德彝的意见,认为天子应该养育百姓,不应辛劳百姓以养活自己宗族,于是将有功者之外的宗室郡王全都降格为县公。

B.在讨论制止偷盗一事时,有人提出用重法治理,唐太宗认为应减轻赋税,选用清官,使百姓衣食无忧,严刑峻法反而不能达到目的。

C.唐太宗向张玄素询问政事,张说隋亡在于君王专权,以致下谀上蔽,若君王能分任贤能之臣,考核成败,赏罚分明,一定能够大治。

D.裴矩是隋朝的旧臣,进入唐朝后,忠于国事,不做面从之臣,敢于进言,对唐太宗的不当行为谏诤,受到唐太宗的认可和当众表扬。

14.文末《资治通鉴》的作者司马光评价说“君者表也,臣者景也”,这句话说的是什么道理?

——————————————分隔·答案(来自于)—————————————

10.B11.D12.B13.(1)唐太宗担心官吏中多有接受贿赂的,便秘密安排身边的人去试探他们。(2)君主讨厌听人揭短,则大臣的忠诚便转化为谄谀;君主乐意听到直言劝谏,则谄谀又会转化成忠诚。14.道理:君主是表率,好像华表,臣下是影随,根子还是在君主身上啊。目的:希望皇上可以做好大家的表率,励精图治,让大家有学习的榜样。【分析】10.本题考查学生文言文断句的能力。“强宗室”是“镇天下”的目的,中间不能断开,“故”表结果的连词,引领下文,“故”前断开,所以排除A、D;“虽”为连词,经常用于句首,所以在“虽”前面断开,“皆为王”作谓语,成分简单的主谓间不该断开;“遍封宗子”中“宗子”作宾语,“子”后断开;“于天下利乎”,这是疑问句,承前省略主语“此(这样做)”,独立成句。据以上分析排除C。整句话的翻译为:起初,高祖想以加强皇室宗族的力量来威镇天下,所以与皇帝同曾祖、同高祖的远房堂兄弟以及他们的儿子,即使童孺幼子均封为王,达数十人。为此,太宗语气和缓地征求群臣的意见:“遍封皇族子弟为王,对天下有利吗?”故选B。11.本题考查学生了解并掌握常见的文学文化常识的能力。D.“跟军国大事相关的各种急务”是错误的。庶务,就是指国家的各种政务。互选D。12.本题考查学生理解文章内容的能力。B.“严刑峻法反而不能达到目的”是错误的。由原文“安用重法耶”可知,太宗认为没有必要使用严刑峻法,并非否认严刑峻法的作用,选项概括不准确。故选B。13.本题考查学生理解并翻译文言文句子的能力。第一句话的得分点为:“患”,担心;“赇”,贿赂;“左右”,身边的人。第二句话的得分点为:“恶”,讨厌;“过”,过错;“佞”,谄媚。14.本题考查学生理解文章内容、把握作者观点态度的能力。“君者表也,臣者景也”,意思是君主如同测影的表,大臣便似影子,只要表一动那么影子就会随之而动。运用了比喻的手法,从而强调君主的态度直接决定臣子的行为态度。结合“古人有言:‘君明臣直。’裴矩佞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闻其过则忠化为佞,君乐闻直言则佞化为忠。是知君者表也”分析,可知司马光这样写的目的就是劝谏统治者,要像唐太宗这样作为臣子的表率,要敢于、乐于接受臣子的劝谏,要励精图治,只有这样臣子才敢于劝谏,才能对国家忠心,国家才能长治久安。参考译文:唐高祖显德九年秋天八月甲子这一天,唐太宗在东宫显德殿即位。起初,高祖想以加强皇室宗族的力量来威镇天下,所以与皇帝同曾祖、同高祖的远房堂兄弟以及他们的儿子,即使童孺幼子均封为王,达数十人。为此,太宗语气和缓地征求群臣的意见:“遍封皇族子弟为王,对天下有利吗?”封德彝回答道:“太上皇亲善厚待皇亲国戚,大肆分封宗室,自东西汉以来都没有如此之多。封给的爵位既高,又多赐给劳力仆役,这恐怕不能向天下人显示自己的大公无私吧!”太宗说:“有道理。朕做天子,就是为了养护百姓,怎么可以劳顿百姓来养护自己的宗族呢!”十一月,庚寅(初五),将宗室郡王降格为县公,只有功勋卓著的几位不降。唐太宗和群臣讨论如何平息盗贼。有人请求用严格的法令来禁止,太宗面含嘲笑着说:“百姓之所以成为盗贼,是因为赋税劳役繁重,官吏贪污,民众饥寒切身,所以才不顾廉耻的。朕应当捐弃奢华,减少费用,轻徭薄赋,任用清廉的官员,让百姓衣食有余,自然就不做盗贼了,哪里需要用重法!”这样过了几年以后,天下太平,路不拾遗,外面的大门都不用关闭,商旅之人可以在荒郊野外露宿都不用担心治安问题。太宗听说了景州录事参军张玄素的名声,召见他询问政道,张玄素答道:“隋主喜欢自己把持所有事务,不愿意信任群臣,因此群臣恐惧,只知道受命奉行而已,没有敢违抗的。以一人的智慧决定天下事,即使能够做到得失相半,犯的错误也已经很多了,加上君主被下面阿谀奉承所蒙蔽,不亡国还等什么!陛下如果能够谨慎地选择群臣,将政事分别交付给他们,自己安坐在朝廷上考查其成败而施以刑法或者赏赐,如果能够这样,何必担心天下治理不好呢?太宗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将他升为侍御史。太宗担心官吏中多有接受贿赂的,便秘密安排身边的人去试探他们。有一个刑部的司门令史收受绢帛一匹,太宗得悉后想要杀掉他。民部尚书裴矩劝谏道:“当官的接受贿赂,罪的确应当处死;但是陛下派人送上门去让其接受,这是有意引人触犯法律,恐怕不符合孔子所谓‘用道德加以诱导,以礼教来整齐民心’的古训。”太宗听了很高兴,召集文武五品以上的官员,对他们说:“裴矩能够做到在位敢于力争,并不一味地顺从我,假如每件事情都能这样做,国家怎么能治理不好呢?”臣司马光曰:古人说过:君主贤明则臣下敢于直言。裴矩在隋朝是位佞臣而在唐则是忠臣,不是他的品性有变化。君主讨厌听人揭短,则大臣的忠诚便转化为谄谀;君主乐意听到直言劝谏,则谄谀又会转化成忠诚。由此可知君主如同测影的表,大臣便似影子,表一动则影子随之而动。

今年的高考语文全国甲卷,选取了《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中给桥上亭子题额的情节,作为作文题目。命题材料中说“众人给匾额题名,或直接移用,或借鉴化用,或根据情境独创,产生了不同的艺术效果。这个现象也能在更广泛的领域给人以启示,引发深入思考。请你结合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经验,写一篇文章。”

如果没读过红楼,前后章节无法串联,单纯的聊“或直接移用,或借鉴化用,或根据情境独创”是否又有些言之无物?延至今日,红楼已经成为一门学问,蓸雪芹用一生写了《红楼梦》。有时候想,《红楼梦》就不是一本小说,而是清代的一部“百科全书”,它涉及清代的政治、经济、文化、世俗、宗教、医药等等。可以说是一部集中国美学、中国传统文化于一身的传世著作,一本书成为一门学问,只有《红楼梦》做到了。

今年的高考语文全国甲卷的命题材料,说实话,心中有隐隐约约的喜悦,因为终于看到传统文化的回归了,同时,也从某种程度上让我们的学子们,我们的下一代更加关注中国的传统文化,拿出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品鉴、传承这些真正属于中国人、属于这个时代的精髓。

但是话又说回来。考生们每日埋头于备考题海之中,又有多少人通读红楼?又有多少人对中国文化、美学深入了解的?所以难度还是颇大的!但不看背景材料,仅仅依靠“直接移用,或借鉴化用,或根据情境独创”去套用学习、借鉴、创新,小处着眼,大处落重墨,从个人学习生活到国家的建设发展,从民族文化传承到中国智造,从中医药到新冠疫情,从航空航天到中国梦,这些立意选材皆可以使用,可以叙事,也可以议论,方向还是可圈可点。所谓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法古不修今,师以长技以治夷等等革故鼎新的至理名言众多,完全可以套用到“直接移用,或借鉴化用,或根据情境独创”。

再回到《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红楼梦》第十六回写的是权势,第十七回是为省亲做准备,第十八回是省亲。这三回写的正是权势的极致,鲜花著锦,烈火烹油,是这一书的转折点。在给桥上亭子题额的情节,表面彰显出了贾宝玉的才情,实际上则不然。在前文中明明白白写着:“原来众客心中早知贾政要试宝玉的功业进益何如,只将些俗套来敷衍。宝玉亦料定此意。”这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国人的人情往来,或者说是叫迎合规则,迎合贾政,以便彰显贾宝玉的才情不凡。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面对这个题材,是否有考生会发出如上的慨叹?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的传统美学修养确实要从小抓起来,莫上火,先泡上一壶桔梗百合代用茶,在源远流长的药食同源文化中先熏陶起来。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也是书中的诗句。高考考的是什么?考的就是世事洞明和人情练达,虽然今年的高考语文全国甲卷作文选取了《红楼梦》题材有难度,但我却想给这次题材打call。

我省高考第一天语文数学考完 文言文雁矢翻译引朋友

生活报6月8日讯 一年一度的高考今天正式拉开大幕,全省18.1万考生浩浩荡荡赶赴考场。记者今天走访哈市多个考点,见到了为梦想拼搏的考生们,今天进行的语文和数学两科试卷整体上平稳,但在一些细节上有新变化。

11点半,考生们陆续走出哈四中考点,记者发现,考生们的脸上大多没什么表情,很多人都觉得语文试卷比较难,而且答题时间不宽裕,完成作文后几乎没时间检查了。考生小卢告诉记者,节选自《明史陈登云传》的文言文阅读中,一道把划线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的题难倒了她,“雁矢”中“矢”字如何解释,她犹犹豫豫地翻译成了“箭”,可当走出考场查阅资料后得知“矢”字通“屎”时,小卢悔不当初,“我想到了,但是没敢写啊,因为并不常用啊”。

被难倒的不只小卢一人,语文考试刚刚结束,就有很多考生和家长在朋友圈中讨论起了关于“雁屎”的问题,大呼“宝宝心里苦啊”。

面对考生们疑惑的“雁矢”翻译,哈师大附中语文高三备课组组长时长江表示,翻译中出现的“雁矢”是平日里接触较少的通假字,让一些考生要费些脑筋,考生们的文言文功底强弱就从中体现了。

数学考试17时结束,一些考生面带笑容走出考场,“试题挺常规的,不难答”。但也有一些考生有些失落,甚至开始为数学成绩担心,哈163中考点的一名考生向记者回忆,“数学选择和填空题不难,但是解析题比较难,想了好久解析题只回答了一个问,还不知道对错。”“这次数学试卷和之前的4次模拟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最后一道压轴题不是导数,而是解析,感觉有些陌生,不知道从何入手。”另一名文科考生告诉记者。